當前位置: 首頁 >> 兩性頻道 >> 性文化 >> 情感故事

          不甘做情人 一場大火讓她涅槃重生

          時間:2017-07-26 瀏覽量:2次

            本來只是因為喜歡在一起而在一起,但小三做的久了就想著轉正代替原配,逼婚未果想要與這個男人一起赴死,不成想一場大火讓她徹底清醒。

            畸形的愛情也迷人

            2005年,楚紅從湖北的一所大學畢業后,回了家鄉河北石家莊一家合資公司工作。

            9月的一天,楚紅應同學小琴之邀,到槐安路上一家新開的蛋糕店喝茶,兩個女孩說說笑笑,不小心,將盤子里的蛋糕弄翻,扣到了旁邊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上,男人穿著的黑色西裝,被花花綠綠的水果蛋糕沾染的左一塊又一塊,好像舞臺上的小丑。楚紅嚇壞了,臉色緋紅,一遍遍說著對不起,要不,我賠你一件衣服?

            男人確實很生氣,不過見是兩個小姑娘,強壓著怒火,沉著臉說:你們怎么陪啊?楚紅的臉更紅了,說:你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,我……我買給你!男人被她的樣子逗笑了,隨手掏出一張名片,遞過來:買完了送到這個地址,說完,就脫下西服,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本來這件事過去了也就算了,人家要是用賠衣服的話也不會徑自走了。偏偏楚紅是個死心眼的姑娘,非拉著小琴去商場里給人家買衣服,到了商場一看才傻了眼,男人穿的西裝一件要3000元,是楚紅工資的三倍。

            楚紅掏出手機按著名片上的號碼打過去,怯怯地說:等我幾個月,我現在的錢不夠。男人楞了一下,問:你是誰?什么錢不夠。楚紅說:就是那天把蛋糕弄到你衣服上……男人隔著電話線笑了,說:這樣吧,你請我吃頓飯吧,咱就算抵消了。

            一頓飯不過百十元錢,楚紅心里高興。吃飯的時候,男人自我介紹說:我叫邱剛,是海天酒樓的總經理……楚紅笑一下:這些我都知道,名片上寫著呢。邱剛說:你真死心眼,別人遇到這樣的事早躲了,你怎么還往上找?楚紅低頭不語,臉上嬌羞嫣然成了三月桃花。邱剛心里一動,說了聲:真是個傻丫頭。這句話帶著憐愛和寵溺,向一枚石子,投到楚紅的心湖里,一圈圈蕩漾開來。

            楚紅青春正好,正直的天性提煉出了高貴的氣質;邱剛33歲,又有錢,正是男人最倜儻的年齡,不諳世事的女孩子眼里,連眼角流露的狡黠,也是迷人。一頓飯吃完,兩個人都有了意猶未盡的意思,于是找了家歌廳又消磨了兩個小時?;璋档臒艄夂蜕菝业囊魳?,再沒有比這些更能滋生情愫的了。

            邱剛興頭頓起,隨口給楚紅講一段卡扎菲和女護士的八分鐘一見鐘情的奇緣。用意昭然。這樣的開始,有點言情小說的浪漫。

            之后,邱剛找了借口約過楚紅幾次,再后來,借口都不找了,直接就說:很想你!楚紅在邱剛熱辣辣的召喚中,假裝忘記他已經結婚的事實,一頭扎進俗世甜蜜的愛情中,兀自喜悅。

            是不是所有的婚外情最后會都衍生成一段孽緣

            邱剛對楚紅很好,除了不能結婚外,該給她的什么都不缺。楚紅對他的依戀與青春美麗讓邱剛的心里一直都甜滋滋的。本以為自己的人生也就那樣了,平平淡淡,偶爾在外面沾個花惹個草兒的尋求點刺激,可是,他沒想到半路上殺出個楚紅,心心念念的將他放在心里。為了他,愿意洗手作羹湯,系著花圍裙,在廚房里忙忙碌碌。一個男人真正愛上一個女人,就會覺得她滿身委屈,他覺得整個心給她都不夠,因為自己給了楚紅太多的委屈。所以,變著法兒的給制造愛中的浪漫。在圣誕節,專門跑到深圳去買來Dior手鐲送給楚紅,謝霆鋒買給張柏芝那款。楚紅戴在腕上,風情萬眾,眼神都是篤定的。

            三年的流水光陰倏忽過眼。轉眼到了2008年,楚紅和邱剛已經甜甜蜜蜜了三年。這期間,楚紅在邱剛的呵護下,一直穿最好的,吃最好的,生活的快快樂樂,完美無缺??墒?,隨著周圍朋友同學的相繼結婚生子。楚紅覺出了孤單,成一個家,生一個孩子,俗氣卻熱鬧的煙火人生成了她最大的夢想。之前,生活在邱剛愛的籠罩下,只要相愛,她從沒想過結婚不結婚有何區別,可是現在,當邱剛不得不去應酬,或是陪在家人身邊的時候,她感覺出了寂寞和空茫,也許對于女人來說,沒有什么能比婚姻更能帶來幸福安定。

            楚紅萌生了結婚的想法。開始找邱剛鬧,要他離婚娶自己。開始邱剛以為這是楚紅要挾自己要東西的籌碼,不斷的來哄,送來昂貴的禮物。楚紅將這些東西都扔出去,邱剛才決出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
            雖然沒有明說,可是邱剛的意思很明顯,他不會離婚,女兒五歲,妻子賢惠,一切的錯都是自己犯的,他沒有離開的理由,要她們來承擔傷痛。

            2008年5月,楚紅見邱剛根本不想離婚,心里氣憤,幾年一直默默本分做情人的她拿起電話撥通了邱剛的家,大聲說:我是邱剛的情人,我們在一起已經三年了!邱剛嚇壞了,急忙搶過電話,幸好,接電話的是保姆,邱剛火速趕回家,給保姆錢,要她保密……楚紅又跑到邱剛的酒樓鬧。她的本意是逼邱剛沒有退路。她想結婚,只想跟邱剛一個人結婚,這個世界上,她只愛邱剛一個人!

            可是,楚紅不依不饒的愛成了壓在心上的重負,邱剛要喘不過氣來了。

            說實話,他還是愛楚紅的,可是要打亂十幾年的婚姻和社會關系來離婚娶她,他想都不敢想。

            男人是務實的動物,愛情是一回事,身份地位家業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          楚紅不明白,當男人厭倦你的時候,你就算獻出所有,他也依然不會停留。

            2008年10月,被楚紅弄的焦頭爛額的邱剛來到租住的公寓,扔給楚紅一張十萬塊錢的銀行卡,冷著臉說:咱們還是分手吧,這么多年,我也累了。

            楚紅心如刀絞,想著從今以后,邱剛就再也不屬于自己了,心,涼了。頓覺了無生趣。她下定決心,對邱剛說:我也不要你的錢,我跟你在一起是因為愛你。為了給三年的愛一個了結,我想讓你陪我最后出去旅游一次,邱剛聽說分手有望,立刻緩和了口氣:好,我也是沒辦法,你的人生還長,不能毀在我身上。

            癡情女孩抱定出游赴死的決心

            2008年12月5日,邱剛攜楚紅踏上了旅途。出行路線是楚紅選定的,西藏林芝的察隅縣。楚紅早就向往西藏的純粹和神秘,符合她心中關于愛情的遐想。西藏火車通車后,她幾乎每天都求邱剛陪她去西藏,可是邱剛酒樓離不開,也沒有借口,這次為了分手,他豁出去了,跟老婆編了謊。

            他們像一對真正的情侶,奔赴西藏。

            察隅縣位于西藏自治區東南邊,地處青藏高原的東南邊緣,全縣平均海拔2300米。森林覆蓋面積達60%,云杉、檀香、香樟、300多野生樹種交相纏繞,蒼翠叢生,仿若人間仙境;景區里木耳叢生密密實實,內地難得一見的蟲草嬌羞婀娜;彩色鸚鵡在樹間時隱時現。楚紅挽著邱剛,將頭倚在他的肩膀,想到是最后一次和心愛的人在世上留戀,心里凄楚一片,再美的景色都入不得眼。

            察隅高山峽谷和山地河谷地貌,獨特的亞熱帶氣候,造就了察隅“一山有四季,楚紅感覺著山里山外的季節變換,一雙手緊緊纏在邱剛身上。

            在神秘莫測的大峽谷,楚紅望著邱剛的眼睛說:如果這次出行我們注定回不去了,你會不會甘心和我死在一起?

            邱剛拍拍她的腦袋:別瞎說,不吉利。

            男人喜歡被女人死心塌地的愛,又懼怕這種愛。邱剛不知道,這次的出行,楚紅早就抱定了赴死的決心,她愛邱剛,既然生不能結婚,那么和心愛的人共死也是最好的解脫。楚紅特意選擇了西藏,這個人間天堂,臨行,楚紅帶了足夠兩個人安靜長眠的強烈安眠藥。只等著走完了行程,就哄邱剛喝下,和自己做一對鬼夫妻。

            12月12日,游完了大峽谷,邱剛沉浸在峽谷的壯觀與神秘里,心里滿是膨脹的欲望,他們就近宿在了一個叫塔瑪的村子里,那里有專門供游客租住的空房子,水、食物,取暖設備都很齊全。

            楚紅穿了紅色的波司登羽絨服,長款修身的那種,窈窕著身影在眼前晃,想到明天就要回去天各一方,邱剛的心里酸酸的,夾雜著莫名的輕松。楚紅沖了隨身帶的速溶咖啡,說要和他最后說說話,邱剛也沒在意,找了椅子坐了,像從前一樣將楚紅抱在懷里。楚紅端著兩杯咖啡,先喝下一大口,然后呆呆看著他,忽然就淚流滿面:邱剛,我是愛你的,你別怪我!

            邱剛以為楚紅是為離別傷感。就勸:我們以后還可以做朋友的,你有了什么事我還是會幫忙的。

           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說著傷感的話。

            這時,外面忽然騷亂起來,火紅的氣浪撲面而來,攜裹著呼嘯的風。著火了!邱剛推開楚紅,跑過去開門,火勢很旺。打開門,火很快就會涌進屋子里來的。邱剛急的額頭上冷汗直冒,回頭看楚紅,卻軟軟的倒下去……

            大火求生,他把生的機會讓給她

            火勢越來越旺,村子里到處都是干柴,干牛糞,村外是茂密的森林,房子都是木質和茅草結構,都是易燃品。而楚紅,由于已經喝下了半杯摻了安眠藥的咖啡,開始感覺頭昏,身體越來越軟。

            邱剛焦急地奔回她身邊,以為她是被煙嗆昏了,忙拿毛巾在水缸里沾了水,捂在她的嘴上。楚紅用殘余的力氣推開邱剛的手,斷斷續續地說:我們死在一起……這樣更好!唇邊露出一抹微笑。邱剛嚷:不許傻,我救你出去。

            眼看著屋外的大火逼近他們住的房子,木頭在燃燒中噼啪亂響,楚紅已經沒有了行走的力氣。根據安全課上學來的經驗,著火的時候不能順著火跑,要迎著火,還能有生還的希望,容不得多想,邱剛從床上扯下一床被子,浸在水缸里,然后披在頭上打算開門向著火沖出去,回頭看看楚紅,緊閉著眼睛,躺在地上,濃煙很快就彌漫了屋子。不能不管她,邱剛心里升起豪情,兩個人在一起一千多個日夜積累起來的感情,讓他放棄了自己跑出去的念頭。他轉回身,將濡濕的棉被裹在楚紅身上,又拿了毛巾沾了水纏在嘴上,攔腰抱起她,用肩膀撞開門,向著大火的方向沖進火海,熱浪滾滾襲來,衣服上很快著了火,火舌肆虐飛騰,邱剛懷抱沉重的楚紅,成了一團火球……

            火順著風勢飛速而去,所過之處一片焦黑荒蕪,不知道迎著大火跑了多少路,身邊都是亂撞的人影,哭喊連天,火球滾滾……直到支撐不住,再也無力,邱剛才終于在一片滾燙的地上倒了下去,懷中的楚紅順勢滾在旁邊。

            情殤散去,各自的生活恢復風浮花動

            楚紅是在第二天醒來的,她喝下的藥量不大,經過醫院的搶救很快就醒過來,手臂和腿有些輕微的燒傷,暈暈乎乎的疼痛中,她忽然記起昨天的大火,驚叫一聲:邱剛呢?

            一旁的護士說:你還真有福氣,多虧了你男朋友,不然,你吃了安眠藥說什么也不可能從大火里面逃出來。楚紅從護士口中得知,邱剛在大火中抱著她,一直跑了幾里路,沖出火海,渾身都燒傷了,正住在重癥監護室……

            楚紅聽說邱剛為了救自己受了重傷心里五味雜陳。她將邱剛騙到林芝來,本是想和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死在這里永遠在一起,可是沒想到會出這樣的差錯。讓她的計劃落空,卻收獲了另一份欣慰好感動。邱剛還是愛她的。

            那幾天,楚紅守在邱剛的病床邊,看著他在生死邊緣掙扎,痛苦,心里酸澀無比,可以說,是她害他這樣的,如果不是自己非要來林芝,如果不是自己喝下了安眠藥,給他增加額外的負擔,那么,他也不會躺在這里,承受苦痛。

            她想了很多很多,握住他的手,將三年的美好時光在腦海中過了一遍,愛是真的,就像邱剛說的,我不是負你,是實在沒有退路。男人的一生,責任是座大山。

            不肯離婚是責任,危難中為情人舍身也是責任!

            人生的路只能向前走,沒有回頭的可能。如果可以回頭,我不會愛你,在讓你承受失愛的痛…… 傷中的邱剛在楚紅耳邊囈語,倔強的楚紅在他的面前一次又一次淚流滿面。

            后記

            2008年12月底,邱剛傷勢好轉,轉回石家莊治療,楚紅將十萬塊錢的銀行卡放在他的枕邊,悄然離去。剩下的日子,她的妻子會好好照顧他。那是屬于邱剛和妻子的煙火人生,而她自己,也要去尋找自己的煙火人生了。

            一場生死考驗,讓楚紅的心突然清醒過來:這世上的情,一對一已是最好的分配,多得了愛,必會多惹上怨和傷。

            她的愛情在一場大火中徹底煙消云散,心卻涅槃重生了。

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APP